当前位置:邹平网站建设 > 行业新闻 >

提出的“规范就医预约平台”的建议

  所谓生态廊道,是指本市行政区内放射状通畅性、隔离城市组团并实现与城乡生态空间互联互通,以森林为主体,具备生态、景观和社会功能的森林网络体系。
  根据《上海市基本生态网络规划》,符合上述定义的生态廊道,上海将建34条(片),主要分布在高速公路和铁路、骨干道路和河道两侧,以及化工区和垃圾处理设施周边,还涉及“五违四必”环境综合整治区域以及崇明生态岛等地。其中,17条(片)作为市级重点生态廊道,将在近3年内相继落成。
  17条(片)市级重点生态廊道
  市绿化市容局林业处处长朱建华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虽然都叫生态廊道,但根据所在地及周边环境的不同,其功能也不同。根据规划,17条(片)市级重点生态廊道可按主要功能分成3种:
  金山化工区和老港、松江天马、嘉定外冈等3个垃圾处理设施周边区域,所建的生态廊道将主要发挥阻隔邻避设施的作用。
  绕城、沪渝、沪昆、京沪等高速公路沿线和京沪(含沪宁)、沪杭等高铁(客专)沿线,以及吴淞江河道沿线等7条(片)生态廊道,将主要发挥隔离城市组团的功能。
  沪芦、沈海高速、陈海公路等道路沿线,和黄浦江、拦路港—泖港—斜塘、环岛运河等河道沿线等6条(片)生态廊道,将发挥连接生态系统的功能。
  比环城绿带手笔更大
  对于17条(片)生态廊道即将建成的好消息,一些市民却有点困惑:“之前上海好像已经建成一条生态廊道?和这次有什么区别?”
  对此,市绿化市容局表示,这条已建成的生态廊道其实是围绕外环线两侧建成的环城绿带,平均宽100米,全长98公里,跨越7个行政区,总规划面积约9.3万亩。作为上海市最大的跨世纪生态工程,环城绿带于1995年启动建设,历经4个阶段,在去年年底基本实现贯通。  2017年末,李翼家向“市民建议征集平台”发了一份邮件,提出“关于清理废弃燃气调压站节约土地资源”的建议。
  在建议中,李翼家提到,有些老的调压站位置影响城市发展,给市民出行带来不便,可以通过技术措施解决改进。他举例说,在中山医院门诊部枫林路平江路口,路东和路西相邻30余米,各设置了一个调压站,两个调压器作用半径完全重叠。他建议拆除老调压器和调压站,恢复人行道宽度,“这既有利市民通行,又不会减弱输配工况,还美化了城市景观。”
  让他高兴的是,他很快就收到工作人员来电,告知他这份建议已转市土地规划部门处理,市土地规划部门有关工作人员也来电联系他。“现在我很高兴,终于了却一桩心事。” 李翼家乐滋滋地说。
  “市民向人大提出建议是对人大的信任,也是对人大工作的支持。”市人大常委会信访办综合处处长蔡汉飞说。2014年5月,经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办公会议讨论通过,“市民建议征集平台”由市人大信息中心移交信访办管理。四年来,市人大常委会信访办对“市民建议征集平台”“网上信访”“主任信箱”三个平台的功能定位、信息处理方式等重新进行思考和规划。
  记者注意到,为让群众了解不同平台间的区别,吸引大家提出更多高质量的建议、意见,市人大特别在“市民建议征集平台”页面上设置醒目的欢迎辞和温馨提示,引导写信人提交规范和有价值的建议意见信息。在处理群众来信、接待群众来访中,将有价值的建议、意见汇聚到建议征集小组,由征集小组专门人员遴选、汇总。
  一封真诚的回信,是最好的反馈打开上海人大公众网,首页上设置了一个“市民建议征集”栏目。有市民起初以为,这可能只是一个装点。轻点进去,发现别有洞天。
  市民虞国伟就尝到甜头:“我曾在平台撰写并提交3件市民建议,结果都被市人大采纳,我觉得特别自豪。”
  人民建议征集本身,就是人大工作的“源头活水”。“市民建议征集平台”设立的初衷是搭建一个民意直通车,使之成为人大联系人民群众的桥梁和纽带。据了解,市人大常委会信访办开展人民建议征集工作并无先例可循,在人大系统内,此项工作为上海首创。
  市民网上提建议,随即接到回电
  因为关注燃气,市民李翼家和“市民建议征集平台”结缘。
  退休前,李翼家一直在市燃气工程设计研究院工作,对上海燃气输配系统的建设和运行比较熟悉。
  当时,他注意到一条新闻,上海燃气输配系统的气源由低热值的煤制气转换成高热值的清洁能源天然气。出于技术人员的职业习惯,李翼家想到,原有的已经运行近百年的旧输配系统,其不合理部分也应有变动。比如,路边、绿化带内和住宅小区的调压站。由于天然气的调压器比原先配置的煤制气调压器更高效,同样体积占位的调压器,天然气调压器输送的流量更多,作用距离更远,效率更高。如果合理调整布点,就能减少相邻调压器的数量,拆除停止运行的调压器,包括调压站,还土地于国家和城市。
  今年3月28日,“市民建议征集平台”收到一位市民提出的“规范就医预约平台”的建议。这位市民反映:预约专家门诊屡因医生停诊而爽约,但该医生的特需门诊常开不停。病人要挂特需的号看专家门诊的病。不但如此,对于停诊,预约平台除了短信通知外,没有其他弥补和替代的方案与做法。“这是变相涨价!”
  “这位市民认为,作为一个预约平台,既然有对预约者的制约措施,就应有对爽约者的处罚措施或是替代措施。这样,预约的对等性才能体现,社会对每个人的诚信要求才能体现。”市人大常委会信访办综合处副处长宋箐说,他们收到这份建议后,将此信做了《市民建议摘报》,呈报相关领导,同时函转市卫计委处理。
  5月28日,“市民建议征集平台”收到这位市民回信,“作为普通市民,我的建言得到采信。我为上海市民有这样的礼遇而骄傲与欣喜,我更为人大和政府‘心系民生’的工作点赞!”这位市民还在来信里附上市卫计委的回复。
  “人民建议征集工作若只在收集建议上下功夫,不建立健全反馈与奖励等后续机制,建议人的积极性就得不到肯定和维护。”宋箐说,这印证了人民建议征集的互动会是一个向上向善的过程。市卫计委的回复赢得市民的赞扬。对政府部门而言,不但工作改进了,在广纳谏言、欢迎市民持续对工作的关注和支持中,也助推了良好的医患关系形成。对建议提出者而言,一封真诚的回信是对其最好的反馈与褒奖。“我相信,这位市民还会秉持善意和中肯,为上海的发展贡献自己的智慧。”
  写了三份建议的虞国伟就是受此激励。他写的建议分别涉及医疗保险、预付卡等,虞国伟认为,自己的建议能得到市人大的重视并这么快落实,有三个原因:一是问题具有普遍性,又是备受社会关注的热点和难点;二是分析充分,例证有力;三是提出的措施办法具有可行性。虞国伟甚至还总结了自己的经验体会,市民要写出一篇好的建议,要善于在“司空见惯”中发现问题,也要善于在“耳听八方”中寻找对策。
  成吸收民意、集中民智的窗口
  “作为一名普通市民,原本对人大工作并不熟悉,但一次给上海人大提建议的经历,使我对人大工作有了新的认识。”市民陈雅丽说。
  2016年暑假,陈雅丽带孩子去俄罗斯旅行,她发现俄罗斯的旅游景点、人文古迹、博物馆等大多都对18岁以下未成年人免费开放,而国内在这方面对儿童的优惠政策不太乐观。“这对我触动很大,这种做法如果不改变,恐怕不利于培养下一代的文化艺术修养,也不利于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传承。”陈雅丽上网搜索到上海人大公众网,并在其市民建议征集平台提交了市民建议。
  “因为是第一次,我并不清楚该怎么写,语言有些凌乱,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会有人看到,会不会有人在意。”就在陈雅丽逐渐将这件事淡忘的时候,她接到市民建议征集平台工作人员的电话,“他们说我的建议非常好,已作为当月一号建议上报市人大了。听到这个好消息我非常兴奋,也很感激。”
  她还做了一番总结,普通市民应该勇于建言献策,不要因为个体的渺小就忽视自我意见的表达,“从我的经历不难看出,只要建议指向明确,真实恳切,必然会引起共鸣,并最终推动社会进步。”
  在市人大法制委副主任委员林荫茂看来,人民建议是人民群众以一种更积极的态度去关注社会问题而不是抱怨,以一种当家作主的精神去提出建议而不是袖手旁观,以一种社会责任感推进公共政策的完善从而批量解决个案问题。它还是各级国家机关固定联系人民群众、吸收民意、集中民智的窗口,是以政策调整、法规完善达到批量化解社会矛盾的办法,有利于推进诉访分离、优化信访工作结构。
  为不断拓展征集渠道,今年6月,市人大常委会信访办与市人大常委会代表工委进行沟通与商议,形成在代表履职平台上发布人民建议征集通道的通知的方案,为代表履职提供信访渠道的服务。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8-25  【打印此页】  【关闭
友情链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