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邹平网站建设 > 公司新闻 >

最大的改变是扩大了我在买菜时间上的选择范围

  新的变化来自于那些完全针对生鲜采购的、更微小的商业形态:小区门口新开的生鲜便利店,通常营业到晚上10点,下班之后也来得及随手捎些菜回家;穿着睡衣径直走下楼梯,就能在生鲜柜取到预定过的新鲜蔬菜;更懒一些的人,只需要躺在家里滑动手机屏幕,不一会儿就有生鲜快递按门铃送货到家。
 
  尽管大城市里的年轻一代在家做饭的频率不高,牢牢抓住他们对省时省事的需求,确实让这些新生鲜业态找到了生存空间。
 
  仅是从出门可达的距离来看,生鲜便利店和生鲜柜就比菜场要近得多。
 
  任何商业业态,门店的面积越小,开店就越灵活,也越能满足人们对便利性的要求。新一酱拿到了上海988家传统菜场的面积数据,它们基本上都要需要2000平方米左右的空间。而对比永辉旗下的几种供应生鲜的商业门店看,最小的永辉生活便利店,只需要不到150平方米的面积,超级物种的选址要求也是一家菜场的一半左右。它们显然离我们的懒人生活要近了许多。
 
  在半径为500米的“懒人距离”里,相比传统大型菜场“每个小区附近不超过三家”的克制选址,新生鲜零售能够选择“小而多”的“社区包围”路线,店铺内部面积更小,但分布密度更高,离小区也更近。
 
  针对上海1.8万多个小区周边的菜场、生鲜便利店和生鲜柜,新一酱做了一套简单的距离分析。
 
  从上图中可以看到,超过1/3的上海小区周边500米是找不到菜场的,剩下的小区略微幸福一些,去菜场的时间能控制在步行10分钟之内。而这几年冒出来的生鲜便利店和生鲜柜围绕一个小区可以开出很多家。1/3以上的上海小区,从家里出门500米范围内能够找到4家以上的新生鲜店铺,最多的小区能有10家以上的选择。
 
  除了在空间上对懒人更友好,新生鲜零售业态在营业时间上也抓住了上班族的痛点。新一酱在外企上班的朋友小何很少去菜场,只偶尔在家门口的永辉生活买菜,同时她也加入了每日优鲜的一小时达会员。“新生鲜零售店带来最大的改变是扩大了我在买菜时间上的选择范围。”小何这么告诉新一酱。
 
  传统菜场早上六七点开门,晚上6点就不剩什么新鲜的菜了,完全错过了购买力高但时间有限的年轻客群,主要目标客户只能缩小为拥有充足生鲜购物时间的老年人和家庭主妇。生鲜便利店的营业时间则与菜场错开,它们并不关注早市,更集中解决晚上6点后的需求。
 
  除了更长的门店营业时间,生鲜连锁店的外送业务也将购买生鲜的时间灵活性进一步提高。
 
  连锁型的生鲜便利店或生鲜超市大多提供外送业务,它们大部分生鲜遵循“三公里,一小时”的原则,即订单地址在生鲜零售店的半径3公里之内,1小时内送生鲜到家。
 
  生鲜柜商家更多采取订单次日到达家门口的O2O策略。食行生鲜CEO张洪良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用户对“准时”的需求比“即时”更高,生鲜柜次日送达的战略也来自于成本的考量,商家在用户下单之后再配货,可以保证用户到手生鲜的新鲜度,也有效缓解了生鲜行业高损耗的问题。
 
  新的生鲜购买渠道遍地开花,但它们实际上在城市里的渗透已经达到了什么程度呢?
 
  新一酱陆续收集了上海市政府今年公开的988家中大型传统菜场数据和1943家智慧微菜场(生鲜柜)的地址数据,又从大众点评获取了最新的1648家提供O2O业务的新型连锁生鲜便利店的数据,再加上新一线城市商业数据库中对大型超市的监测,结合居住小区的信息,就能对不同生鲜购买渠道的辐射能力作出全面的描述。在过去的许多年里,菜场为烟火气息浓郁的家庭餐桌提供了最基础的采购渠道。它们渗透在城市的毛细血管里,汇聚了四面八方的摊贩,不仅提供了货品新鲜、价格弹性高的生鲜售卖平台,也构成了自由活跃的城市公共空间。
 
  大型超市的出现曾经被认为是菜场的挑战者。对于那些对购物环境挑剔的消费者来说,蔬果生鲜与其他日用品共同成列在整洁的室内空间里,可能是一种更好的选择。只不过,在那一轮挑战中,传统菜市场货品的新鲜和丰富,以及价格优势几乎无可撼动。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12-21  【打印此页】  【关闭
友情链接: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