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邹平网站建设 > 公司新闻 >

为何中国积累起高额货物贸易顺差

  刚刚结束在瑞士达沃斯论坛上的“招商引资”,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新年贸易政策依旧来势汹汹。第一发上膛的弹药并不意外,仍是鹰派近二十年屡试不爽的货物贸易顺差。
 
  出发去达沃斯前,他已宣布对主要进口自中国的光伏产品和进口自韩国等地的大型洗衣机发起全球保障措施。返程回归,列在他案头的,是蓄势针对进口铁和铝制品的贸易救济措施。但全球化的力量也开始同步集结。一本在美国率先发布、由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迈克尔·斯宾塞(Micheal Spence)作序撰写的2017年版《全球价值链发展报告》(下称《报告》),从根源揭示出,目前货物贸易统计下的顺差具有极大欺骗性。
 
  基于过去几年逐步成熟的数据库,《报告》初步解答,为何中国积累起高额货物贸易顺差,国民却并不富有;在全球化分工从附加值的角度分析,双边贸易平衡为何发生了巨大变化。尽管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这种变化并不重要,但它在政治上却有重要影响,明显左右着公众情绪,并影响他们对贸易、贸易协定和贸易公平的态度。
 
  然而,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依然困难重重。中国商务部前部长、海协会会长陈德铭已经习惯了中美顺差的舆论风雨,通过经合组织(OECD)、世界贸易组织(WTO)、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国际组织总负责人的亲自推介,他早已了解到“全球价值链”(Global Value Chain,GVC)概念。他对第一财经记者称,虽然全球学界产生了共识,但特朗普个人现在及将来怎样看待“全球价值链”是另外一个问题。因为中美贸易顺差,到了政府和政府之间讨论,就不是着眼于理论问题,而是现实问题。
 
  中国首任驻WTO大使孙振宇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接下来特朗普应该会进一步在贸易问题上对中国施压,从而兑现竞选承诺。“逆差问题、知识产权问题都是他手里的筹码,关键是如何打,打到什么程度,更有利于他的中期选举。”
 
  自上任以来就遭遇2008年金融危机、2012年欧债危机,对美国抛出的顺差论调套路,陈德铭谙熟于心。“美国自身需要存在逆差才能得到货币上的优势,即通过贸易逆差将美元输送到全球,至于跟哪个国家发生重大逆差是由国际贸易全球价值链的动态变化决定的。”陈德铭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简单来看,1976年至1996年的二十年里,日本是美国商品贸易逆差的最大来源国,年均占比为40%,最高曾占美国当期贸易逆差的80%以上。这个时期,包括里根在内的历任美国政府及舆论目标均剑指日本。在2001年加入WTO以后,中国逐步接过了这个烫手的舆论山芋。
 
  而“全球价值链”概念的提出,则是打破传统统计屏障的一声惊雷。杜克大学教授加里·杰里菲最早创立了“全球价值链”框架,提供了一个以产业为中心来研究经济全球化的视角,强调了“价值链”跨越地理空间的联系。之后,对于苹果手机的全球价值链案例研究,才开始真正击碎传统顺差建立的幻想。
 
  2010年,时任亚洲开发银行研究所研究员邢玉卿(Yuqing Xing)和尼尔·德特尔特(Neal Detert)发表了一篇文章《iPhone手机如何增大了中美之间的贸易赤字》,引发公众关注。一部苹果手机在中国加工、组装,再到国外市场上出售,按照传统方法,2009年出厂价为178.96美元,全部计入中国出口总值。可实际上,中国工人仅简单将所有的零部件组装起来,只贡献了6.5美元,占了整个制造成本的3.6%,但在传统统计方式下,所有的178.96美元都纳入中国对美出口,因此夸大了双边贸易顺差程度。如果从价值链角度考虑,在自中国进口的iPhone手机总额的20亿美元中,96.4%实际上来自于德国(3.26亿美元)、日本(6.7亿美元)、韩国(2.59亿美元)、美国(1.08亿美元)以及其他国家(5.42亿美元)。所有这些国家,都参与了iPhone的生产链。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1-30  【打印此页】  【关闭
友情链接:

0